我的辨证之路1——跟着王健老师学辨证

在我五年多的郭林新气功习练经历中,已经三次系统地听过王健老师的辩证施治课程。第一次是2012年11月,王健老师与刘书华、张宝华和刘宝友三位老师一起到桂林,王健老师讲的理论课;第二次是2016年4月,在北京不老山庄中级功班上;第三次就是今年5月北京怀柔鹅和鸭农庄的大型培训活动。    

2012年的那次学习,是在我生病完成医院的各种治疗后,正好刚开始系统习练郭林新气功之时。在我的记忆里,那次培训,王健老师是花了2天时间在教室里讲课的。但我之后只记得“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这一句话。之后,我努力练功,就是为了得气。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每次练完功后的气色都比平时好很多。我甚至认为,最初的那几年,我是靠气来养着的。那次讲课,还在我脑海里根植了两个概念,那就是:抗癌成功后(3年)要转学中级功;练功也要辩证施治,但对怎么辩证我却没有一点概念(分班学习时,我跟刘书华老师学初级抗癌功,王健老师给辅导员和癌龄3年以上人员上课)。但是,学习班结束后不久,我因为放射性肺炎并伴肺纤维化到医院治疗,出现了严重的出虚汗现象:早上起来,掀开两床垫被,床板上有我的人影子,每天都要用电吹风吹干。老家流传一种说法,说如果人睡觉的影子(叫脱影)到了地上,就没有救了。当时我非常沮丧,就打电话给刘书华老师。电话里,刘老师告诉我是泻过头了,叫我做头部按摩和手棍功。很奇怪,当天中午我做了头部按摩,晚上又做了手棍功,并停了特快、吐音等大泻功,第二天再看床板,真的就没有水印了。从此以后,我就每天留意我练功前后的身体感觉,一旦出现虚弱,马上按王健老师课上讲的方法(有时也翻书看),调整手法或功目。就这样,跌跌撞撞走过了最困难的前三年。满三年后,我就一直想着要学中级功,找了一年多,好不容易才看到郭林新气功研究会要在北京不老山庄举办中级功班的消息。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今天,我找出了四年前的笔记本,看看我当年究竟学了什么?不读不知道,读了吓一跳。王健老师当年讲课的内容非常丰富,跟后面两次讲课内容有很多是大同小异,甚至还多了辨病施治的内容。看来,当年我一是身体状况确实很差,脑子根本记不住东西;二是当年没有相关基础(气功、医学、经络知识),仅凭听老师讲一遍是不会有映像的。    

第二次在北京不老山庄中级功班学辩证施治,也许有了几年的囫囵吞枣式感性认识,这次对老师讲的“虚则补之,实则泻之”之类的话不再感觉是听天书那么玄乎了,老师讲的内容大部分也能记下来。这次学习班不管是理论课还是教功带功(带功还有蔡淑仪和李永兰两位老师助教),全都是王健老师担纲。最大的特点是,王健老师在结合所教功的功理功法中穿插了大量的辩证施治内容。另外,我还报名参加辅导员考试,王健老师给参考人员所做的单独辅导课。这次所学的内容不仅系统,相关的知识拓展讲得更细致透彻。这次学习班后,我熟悉了初级功的五种辩证手法运用;对多个功法在辩证施治中的运用有了初步概念;尤其是对五行知识和八纲辩证原则有了比较深刻的记忆;并能够熟练地将子午流注运用在自己的练功中;已经能对自己身体进行辩证,并选择合适的功目进行调理。经过一年的调理,自己身体状况确实出现了非常好的变化,其效果超出了我的预想。    

如果说第一次的学习是为了将自己从疾病中康复,第二次学习是通过提高功法层次来巩固健康,这些都算是利己而为的话,那么,今年5月到北京怀柔鹅和鸭农庄参加辅导员辩证提高学习,已经带有很大的利他成分了。因为,在我参加的桂林相约星期六抗癌协会组织的对新学员的辅导中,经常会遇到一些病情复杂的重病学员,这时,我发现我对自己的辩证还行,但对病况复杂、需要抢救的重症患者,经常是茫然无措。但是,我又觉得去年中级功班所学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消化,特别是功法的体悟和功力的提升,是需要时日来积累的。但想到教功需要,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提前北上参班学习。    这次培训活动采用的是多层次立体教学法,王健老师每天上午给我们上大课。尽管我已经参加了两期系统培训学习,但我坐在教室里听王健老师大课时仍然是津津有味,认真笔记,生怕漏掉什么。我所在的班是唯一一个全程听完王健老师所有课程的班,从郭林新气功功法系统框架开始,对初级功功法系统(含初级抗癌功和慢性病功)和中级功功法系统里的全部功目,以及高级功功法系统里的部分功目,从预备功开始,一一讲解。在几十个功法功理的讲解中,王老师随口带出一些辩证施治的内容和实际运用案例,都成为我记录的内容。其后,在专门的辩证施治课程内容中,王健老师又结合预备功、自然行功、升降开合、慢步行功等功法来讲解辩证施治的内容。听过以后,让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次大课之后,便是分班的消化吸收。我所在的班全部是来自全国各地,大部分又是具有多年执教经验的辅导老师,带班的又是研究会的副会长,具有18年教学经验的贾玉芝老师。她带领我们消化吸收的方法是:不仅自己要懂会做,还要会教,即学教相长。经过这样的训练,记忆就更深刻了。    

书上学来终归浅,实践中来显功夫。这次培训期间,新晋抗癌明星王发育大哥突发高烧不退,引起了老师们和知情学员的众目关注,有人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准备送医院。但王健老师到场后,迅速诊断病情,认定是练功功力增强,身体排毒,身上有炎症而导致发烧。在她镇定自若的处理下,用郭林新气功将烧退了下来,让王发育本人、家人及参与此事处理的众多老师学员们一起再次见证了郭林新气功的神奇。    王健老师的辩证施治,给我的映像是:她总是那么自信,那么胸有成竹,那么手到擒来。轻轻的话语,柔柔的纤手,就能化危急为平安。从郭林新气功微信群答疑中,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她所使用的语言简洁到极致,但又一语中的,让人明白。王老师辩证的速度之快也让我吃惊。这事以我个人的经历来说吧。五月的学习班上,有一次她领着我们几个人练功,教我们做深呼吸,结束时我告诉她,我的气被阻在了这里(用手比划着上腹部)。我话音未落,她脱口而出说是我的肝脾问题。实际上,这句话正好辨出了我目前身体的弱项所在。我回来后,继续加强吐肝、脾和胃音。后来,练静坐功时再试了一次深呼吸,已经好多了。    我始终觉得,学功容易辩证难,但练功无处不辩证。为了提高功效,为了对症施功,为了辨病施功,再难也要学啊!                

2017年6月29日

上传者:张秀华,本文来自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olinxinqigong.com/795/

微信咨询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