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郭林新气功能治病强身

岳佳彦

我是原机械部北京自动化研究所的退休职工,在职时从事翻译工作,今年78岁。1987年10月我感觉胃痛得厉害,但当时为赶译一项资料,硬是捂着肚子坚持工作。待完稿后,就去北大医院做胃镜检查,发现胃部小弯头处有两个鸡蛋大小的肿瘤,经活检,确诊已癌变。 同年12月8日住进北大医院的肿瘤研究所,16日手术,胃切除五分之四。病理报告为胃溃疡型低分化腺癌,已浸至浆膜层,0/2小弯淋巴结,胃左淋巴结,胃右淋巴结,贲门淋巴结,胰十二指肠根部淋巴结均见癌转移,确诊为三期癌症。 这对我如晴天霹雳,在精神上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手术后不到一个月,还未来得及化疗,又发生肠梗阻,又第二次住院。 这样经历两次折腾,使我元气大伤,我面色如土,消瘦如柴,眼窝深陷如骷髅。人已完全脱相,手术前后判若两人。`我的身体如此瘦弱但还要化疗,每周一次,8次为1疗程。每个疗程都很难坚持,由于血小板和白血球急剧下降(分别为7万和3千),最后两次,得经医生同意护士才敢注射。 化疗反应很大,恶心、头晕、四肢无力,我忧心冲冲,一筹莫展,我想到了死,并背着家人定了遗书,我彻底绝望了。后来,我听病友说,郭林新气功可以治癌。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了地坛辅导站,学习郭林新气功。由于我身体虚弱,步履维艰,都是由老伴用三轮车拉我去地坛公园。 我边学边练,一个月后,就逐渐感到浑身有点劲了,饭也能吃了.,肚子也不胀了,睡觉也安稳了。加上辅导老师多次的思想工作,病友之间的“话疗”,又看到老师们也都是多年的癌症患者,他们都能跟健康人一样,于是我对战胜癌症开始有了信心,对活下去也产生了希望。 我下定决心,以老师为榜样,走中、西医,气功三结合的综合治疗道路。不管刮风下雨,炎夏寒冬,坚持练郭林新气功。 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使我顺利的地通过丁化疗。终于三年,五年,十年活下来了,如今已是第二十个年头了.肿瘤研究所“跟踪”我,一直到第十个年头。我到医院复查时,医生看了我的病历表,顿感惊奇,像我这样多处癌转移的三期病人,竞然能够活下来,实属罕见。 曾记得1987年住院做手术时,同室病友互相鼓励,我说:“我们都要争取活下来,活到2000年,跨人21世纪。”但当时谁心里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简直是奢望,是空想,是做梦。然而如今,竟然变成了现实,我真的跨入到21世纪,活到2007年,这是我当时始料不及的。我打心眼里感激给我手术、化疗,给我开中药方的大夫们,感激教我气功的老师们,尤其感谢和缅怀刨立这套功法的郭林老师,是她的功法给一个在扑朔迷离的生命旅途中,已经走人绝境的我,展现出一线生命的亮光。

由于手术切除五分之四的胃,每天需要吃五、六顿稀饭,睡眠很不好。经过每天坚持练郭林新气功,一年后睡眠改善了,也能吃正常饭食丁,两年后就能一日三餐了,根据自身的练功实践,我相信郭林新气功能使身体尽快恢复体力,调节情绪.增加战胜癌症的信心,从而提高身体的免疫力。多年练功的休会如下:

首先人静是练动的关键,你相信它,才能帮助你人静,解决了人静的问题,练功还要掌握适度,注意劳逸结合,不能打疲劳战。练功时,行功的快慢,时间的长短,都要量力而行。刚练功时,我身体还虚弱,每个功时短一点,逐渐增加。在总的练功时间安排上,我分段进行。早晨出去练自然行功、吐音,特快、中快功,然后回家休息,闭眼休息一会儿吃早饭。上午再出去练点步功。中午好好睡一大觉。下午再出去练升降开合和定步功。每天总功时保证在三个小时以上。我前五年都是这样安排的。 五年以后才逐步减功,减去特快功,十年后主要练自然行功、升降开合、吐音,中快功。 直到两三年前我才不吐音了。冬天为了预防感冒加练一步点、三步点功。练功两年后手的势子导引由泻变为调整式。最后一点体会是要学会掌握郭林新气功辨证施治的原则,进行自我调节。 我是三期病人,第一年以泻为主,以吐音为例,吐高音。第二年病情稳定,自我感觉良好时,吐音功就加吐低音,即“两高一低,一高一低”五音为一组,吐三组。我感到胸闷或遇到烦心事,就吐高平音,泻一下。重者,还可以提高声调,或加吐一组,以吐音后感到舒服为宜。我认为吐音功对胃癌患者更为有效。这是就一个功目而言。在所练功目的选择上亦是如此,类似大夫根据病情开药方一-样,这样要求我们在练功的同时要探索、研究,使郭林新气功有更大的发展。

我今年78岁了,手术后20年了。虽然大夫说我已没事了,但我仍坚持练郭林新气功,因为我相信它有病治病,没病可以健身。 生命在于运动,带动运动更有利于身心健康。我希望在我的晚年里,提高生活质量,为社会、为家庭做些有益的事情。

我相信郭林新气功能治病强身

上传者:weny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olinxinqigong.com/772/

微信咨询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