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例自述

张长畅

1984年9月上旬在下乡工作中突然发现咽食哽噎,9月4日经山西省吕梁地区人民医院食道钡剂造影检查,发现食道下段左右前斜位II皿片均见约2cm长管腔变窄,钡剂通过变细,管壁边缘不清,粘膜中断,变窄之上段扩张。9月22日经山西省人民医院钡剂造影检查,结果一致,切片化验确诊为食道癌,于10月6日手术切除。7天后伤口愈合。半月后身上褒的纱布全部拆掉,输液打针全停,进入养伤观察阶段。 大夫根据我的情况说是初期,不用放疗、化疗,服用一些中、西药继续治疗,防止复发转移·····。

半月后开始进食,但由于食管刀口斑痕发硬,吞咽大的硬的食物仍有困难。 手术时将胃上移,引起脾胃虚弱,有一段时间腹泻严重,晚上都要起来上厕。并犯有胃酸,吃水饺、面条后最为严重。吃完中午饭刚上床休息就泛酸水,上冲的难受难忍,严重影响午休。如此连续不到半年体重由术时的132斤降到97斤。因此于1985年5月28日专赶北京中日友谊医院中医肿瘤科找张岱剑教授作全面复查,主病服用“扶正冲剂”,“加味犀黄胶囊”,“抗瘤消炎胶囊” 等。 针对腹泻、胃酸服用健胃中草药20多副。 西药主要是C、BI,B6A,复合维生素少量长期服。这样借手术、中西药之力加练气功,肠炎引起的常期腹泻停止,大便成形。胃酸缓和,不过量进食基本不泛酸了。二十年后食管完全恢复原状,吞咽功能正常。

下病床能行走后,也就是术后的二十天后我慢慢体会到运动锻炼的重要,逐步由室内走转到楼道走,由楼道走转到野外走,日坚持走一万步。 同时查访适合我练的气功。 1985年5月找到一本《气功精选》,阅读郭林大师讲授的《新气功疗法》后,于1985年6月2日到地坛公园参加郭林气功辅导站学功。 经过三个月的学习,既学到功理功法,又受到病友们乐观情绪的感染,看到了出路,横下一条心,坚定不移的练气功。

功目安排:早晨五点起床外出:自然行功45分;升降开合4个,吐音;特快功20分钟与次日练中快功20分钟交替;一、二、三步点功各20分钟。

15年后,也就是2001年起特快功由日练到周练,日练中快,半年后快功全停,改为早晨练慢步行功45分钟;慢练:定步功三轮; 升降开合4个,吐音;一,二三步点功三日交替,日练20分钟偶有不良信息侵人干扰,身体不适,调整病情,中快功复入行功系列排病气十天半司不等。

1987年自学(后到北京查功学习)中级功,每日午休后练完松揉小棍功,接着练一套中级功,三日交替一次;1989年加练高级功(静功),先练站桩30分到40分钟,十年后改为坐功。晚上练按摩,卧式静功,人睡。

功不仅是练出来的,更是养出来的。慢点行功是养功,慢练定步功等慢功也是养,带有中性。站、坐、卧静功静养。病重的时候快练攻病抗癌,就要快,而病基本痊癤后宜养不宜快时就要审时度势,适时的慢下来。顺其自然气通达,养正除疾,是随着体内气血饱满流畅,圆通无碍,刚柔得中,快中寓慢,快慢和谐转化推移,自然产生,自然的从谷、舒缓,放心,收心。只有放心,收心,才能安心,养心。神心意一统天下,行走中“神”易向下,呼吸调息自然随着动作摆动联络身心,恬淡虚无、宁静自如,“静中触动动犹静”,使精气神合一。郭林大师讲:“人家看我们悠哉悠哉地走功步,说这样扭扭摆摆的怎么能治病:他们不明白我们这是在练强化大脑的能动作用啊!,大脑长期处于忘掉压力、忘记烦恼、忘记生活中的种种不快,活在一种了无愁云的自然情怀,无所牵挂、无比轻松、逍遥自在、副交感神经占优势,使人的大脑左右部都得以全面发展,脑细胞处于最佳状态,头脑灵活,养得一种心灵的大气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慕荣利,宠辱不惊,随处寄悠悠。 笑看庭前花开花落,得中无意。 心平气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宁愿天下人负我,不愿我负天下人。不为近利所动不为时风所摇,固守清贫、力除闲气、冷静处世。 善于把精神放松,让自己的思想经常处于和谐、宽松、乐观的良性状态。 理性地做事,智慧地做人,乐化人心,礼化人行,避免由于心理紧张引起生理紧张,使心理因素和生理因素都处于最佳状态。 发挥人体调节平衡的自然本能,调动人体内天生的力量,治病抗癌。

病例自述

上传者:weny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olinxinqigong.com/751/

微信咨询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