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郭林老师

赵明

怀念郭林老师
赵明老师

回忆起过18岁生日的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到了东单公园老师为我指定的站功练习地点,那是北测小山下几棵大松树围绕着的一片小小的平地。早晨的公园里几乎没有人,空气清新且寒凉,路灯还亮着。

我慢慢进入练功态,心里很平静,我知道老师一定会像以往那样在我收功之前轻轻地站在我的身边,仔细观察我练功的每一个细节和状态。一套静功练下来,身体出现的各种感觉让我知道体内的各条经脉及五脏六腑各个系统都被照顾到了,它们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状态,我可以收功了。

睁开眼晴,天色已亮了,我慢慢散步进行气化,同时在寻找着老师的影子。我知道每天早晨老师都会给她的四个学生查功,然后给其他学功的群众解答问题。我看到了老师,快步走到老师身边,老师说:小明,收功了咱们一起散散步。

每天收功后和老师一起散步已是常态,每当这时老师都会仔细的听我讲当天练功时身体出现的感觉和情况,然后再认真的给我做分析,讲功理。有老师这样的辅导,我觉的自己每天都在进步,对恢复健康充满了信心。

这天散步后,我拉着老师的手郑重的说:老师,告诉您一件事,我今天十八岁了。老师听后非常高兴,她说:好啊,小明长成大人了,以后要多做些事了。我说:老师,您救了我,我该怎么报答您呢?老师笑着对我说:你要好好的学功,然后再教会需要的人,这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那一天老师说的话,我牢牢的记在心里,成为以后自己教功的准则。每当辅导成功一个学生,我都会默默的在心里对老师說:我按照您的嘱咐做了,放心吧老师。

郭林日记 1972年6月7日

我在树荫下东找西找小明,结果在一处小小的小树荫的蔷薇花下发现她安安静静地对花树而站着,我在她近前看了她20分钟,她停功睁开了聪明的大眼睛,快乐的看着我,我告诉她功势还好,可是未能好好入静,她点点头但又惊奇的问我“你怎知道我未能入静呢?”我说你的神情未入静,神经还在跳动,后面的十分钟好些,她才又点点头,我给她教了用呼吸法做预备功,导引入静,又教了她收功法,又教她一个“松”字念低音的口诀,我看见那时我的周围已有好多人了,我赶快就走了,与小明别了。
怀念郭林老师
郭林日记手稿

上传者:weny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olinxinqigong.com/1888/

微信咨询
公众号